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金价飙升浙商重萌买矿冲动连

2019-02-02 00:50:17

  金价飙升浙商重萌买矿冲动

  6月的贵州,晴雨相间。

  从贵阳一路往西,过了一段高速后,道路就变得坎坷,蜿蜒又狭窄,另一侧便是陡峭的悬崖。

  越野车5个多小时的翻山越岭后,车子在晴隆县栗寨一处山顶停下,顺着高原太阳的强烈光线,开槽后露出的一片巨岩中的黄色土层泛出微光。没错,这就是原生金矿。

  有了它们,各路淘金者纷至沓来。

  谢小义就是其中一个。这几个月,他频繁驱车往返于贵州、云南等地各深山矿区之间。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做了——作为一家在贵州拥有7个采矿权和探矿权的企业之一,去年的金融危机导致商品市场大跌,更让原本开发就很复杂的矿产投资疑虑重重。部分民间资本深套其中,很多高位接手的同行老乡忙着寻找下家。

  现在不一样了,随着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的反弹,一度被金融危机压抑的投资热情迅速被激发出来。在几大矿区,谢小义看到了那些阔别的同行,经历一年不到的低潮期,眼下矿产投资热潮又起。2009年春天,采矿业真的“春回大地”吗?为此,大财经工作室深入贵州几大矿区,亲历感受浙江资本的淘金和博弈。

  A踩在金山上的感觉真好

  贵州山区流行一句话:山上不长草,地下全是宝。当车子朝着几乎没有道路的地方挺进时,这句话一步步应验了。

  今年刚过50岁的陈金龙紧紧握住方向盘,两眼专注前方,常年多次奔波,他已很习惯这里的地形了。在一个空旷的山头停下来时,闻声狂吠的五六条狗说明了这里是禁区。他会意地一笑,用眼神示意——金矿到了。

  脚底下是黄色的土壤,至少已挖开了百来米深,高山上特意整出的几块平地是提取金子的堆场,顺着水流他们汇聚到旁边的水池中。这只是一部分,视线所及之处,蔓延的矿脉都是矿区范围,有3.1平方公里。这是金龙公司旗下的一个金矿——三道沟金矿。

  过不了多久,这个金矿就可以拿到采矿权了,一切就绪后,这里就可以开工了。经过前期细致的勘探,这处3.1平方公里的矿区目前可开发矿石量有140多万吨,平均含金量为1.04克/吨。

  “品位不低。”陈金龙介绍说。品位是专业术语,指含金量高的意思。考虑到目前的金价行情和开发成本(每吨矿石在50~60元左右),一般品位在0.3克/吨以上的就可以开采了。

  “5年前,当时金价还不到100(元/克),我说肯定会翻倍,当时很多人说我狂妄,现在都快冲250元了。”一路陪同采访的陈金龙是贵州台州商会副会长,他的另一个身份是金龙矿产资源开发有限公司的负责人之一。进矿山的当天

金价飙升浙商重萌买矿冲动连

,国际金价正好冲上1000美元/盎司(近金价回落,在980美元/盎司一带整理。编者注)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这个前期投资500多万的金矿将换来很可观的收成。”一提到矿产,陈金龙的表情立刻生动起来。他凝视前方,又用力踩了下脚下的矿石,非常踏实,脸上漾起生动的笑意。

  B矿老板四处出击,矿可心里很明白区处处闻浙声

  事实上,谢小义只是台州人进驻贵州开采矿产大军的其中一员。仅贵州的一个兴仁县,大街上跑的很多是浙江牌照的好车。同时,随便拦下通往各个矿间的运货车,一问老板哪里的,对方报出的大多是“浙江人”。

  陈建国,台州温岭人,跟谢小义差不多时间入行,现在已是当地一个上千万铁矿的大股东。“只要有项目,干得动,矿产这行我会一直经营下去。”一聊起矿产投资,不善言谈的他顿时话也多了起来。

  目前,包括陈、谢在内的台州商人已在贵州、云南、湖南、湖北等地采矿。

  在这些嗅觉灵敏且深谙赚钱之道的台州人看来,投资矿藏并不担心销路。在贵州合伙承包了一个金矿的陈建国说,去年已经挖到了桶真金,炼出了几百公斤黄金。“直接卖给银行,不用担心钱收不回来。”

  现在,浙十字绣万能打印机商投资矿藏渐渐放开手脚。“资源越来越少,市场需求是一直存在的,投资的机会就在这里。”陈建国说。比如前两年,煤炭吃紧,中小煤矿就得市场的宠;铜吃香,铜矿市场就活了起来没有一个人敢保证自己能够活到明天;现在全世界都在储备黄金,黄金的身价肯定还要往上跳。

  “挖不到金子,干脆赚挖金子人的钱。”台州矿老板陆力说。贵阳有十五六家宾馆酒店,就是浙江人近年开的。这次回来,他又看到了很多熟面孔,有的是来看项目的,有的是带着买家来的。当然,宾馆的生意一直很红火,这让人想到了那句熟悉的名言:美国西部淘金热潮中,发大财的并不是那些淘金客,而是在金矿边卖矿泉水的。

  C掉进精心布置的局里,200多万打水漂

  三道沟所在的兴仁县,是贵州黔西南区较集中的矿区,有50多个煤矿和8个金矿。从这里辗转到另一个矿区的途中,每隔一两秒就有各种运矿车从身边闪过,有煤矿、锑矿,间或还有特殊装甲的运金车。

  2004年刚到贵州时,谢小义和同伴们对矿一窍不通。不过,他们很快找到了捷径:一本贵州防爆蓄电池实用手册,上面很清楚地标明各大矿业公司的采矿点和矿区分布图,循着上面的脉络,然后高价请出祖辈有采金经验的民间高手,按图索骥。

  在这四五年间,他们陆续取得了7个金矿的勘探权,沿着矿脉分布在晴隆、兴仁、普安、鞍龙等地,总面积有近40平方公里,的金矿有10平方公里。由于介入得早,这些金矿的价格都比较低。从去年开始,贵州开始对勘探权实行公开拍卖,一个2平方公里的矿起拍价十几万元,被拍到了3000多万元。金龙公司当初买下的几处金矿勘探权,身价也从当初的六七十万元涨到三四千万元。

  风光之余,谢小义和同行们也有过惊险。“采矿类似赌石,一半靠运气,一半靠经验和实力,富矿可以开采几十年甚至上百年,不好的有可能连本都捞不回。”

  同行的还有另一位台州商人余明,三年前在贵州买了两个金矿探矿权,按相关地质数据,以为只需投资数百万元就可以找到金矿,结果其中一个金矿投资了2000多万元,勘探两年多才找到矿脉,而另一个投入数百万元的金矿,目前已探寻了一年多,未找到矿脉。

  这注定是个冒险的博弈。由于经验不足,部分资本买到的是一些被“包装”过的金属矿。“矿产项目的数据都非常好看,技术人员几次化验结果也很理想,等交了钱也发现,他们是串通好的,事先把黄金粉末喷到矿井上。”谢小义深有感触,他在广西的一处金矿就是这么被忽悠的,200多万的投入橱柜门覆膜机就这样打了水漂。

  手记

  去年底,陆力把贵州的一处铜矿交给几个合伙人打理,匆匆回到杭州,他还扔下一句话:“这矿不是一般人能玩的”。

  受金融危机和国际大宗商品交易波动影响,浙江矿老板的心情也是跌宕起伏。

  2008年,国际金价盘中上冲到历史点1033美元/盎司,也经历过单日跌幅,面对如此吊诡曲线,矿老板们怎能心静如水。铜价也是如此,去年10月以来,国内期铜价格由50000元/吨,一路下跌至年底的22000元/吨。进入2009年后,国内铜价走出了一波长达4个月的上涨行情。4月中下旬,国内期铜价格一度突破40000元/吨,至今仍稳定在38000元/吨一带。

  这半年来,陆先生对贵州的矿不闻不问,就像吃了七八个跌停,这只股票仿佛透明。近,铜价风生水起,他又开始关心起了那边的情况了,上周,他飞去了贵州,久别的铜矿依然那么亲切。

  从2005年起,就关注追踪报道矿产投资。当时全国采矿热,陆先生实业圈里的多位同伴闻风出动。折腾了几年,赚的也有,亏的也不少,去荀子说:“骐骥一跃年有的浙资干脆撤了。今年矿区又恢复了热闹,还要拜国际金价、铜价等飙涨所赐。现在的矿老板很关心国际财经资讯,随身带的手提电脑上,都下载了期货交易软件,时不时瞄上两眼。

  这真正是资本与市场接轨。

修太阳能热水器多少钱
泰安英思科价格
广东上海人民批发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