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葫芦岛信息港 > 体育

2013年俄避免两场地区战争打赢多场外交

发布时间:2019-06-23 22:14:13

2013年俄避免两场地区战争 打赢多场外交仗

2013年,在俄罗斯的积极参与下,国际外交成果显着。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随着冷战的结束,世界范围内的安全威胁已转移至地区层面。2013年国际外交的主要成就是避免了两场新的地区战争。虽然针对叙利亚的“人道主义”战争和解除伊朗武装的军事打击一度被提上日程,但由于外交官们的努力,这些冲突至少是被推迟了。

俄罗斯从自己的国家利益出发在这些问题上均发挥了主导作用。关于叙利亚问题,俄罗斯的基本立场为其国内冲突不应成为外部力量改变其政权的借口,即使像利比亚那样以联合国的名义也不行,因为这有悖于联合国成立的宗旨。叙利亚的政治未来应在国际社会的帮助、支持和调解下,由叙利亚人民通过政治对话自己解决。因此,俄罗斯联合中国先后三次否决了安理会旨在推翻叙利亚现总统阿萨德的决议。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其他G8成员国实际上支持了俄罗斯的主张。今年爱尔兰G8峰会的一个重要成果就是,各国一致同意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

不过,在这一问题上俄罗斯与其西方伙伴的动机并不完全相同。遵循基地组织原则并效法其方法的伊斯兰激进组织已成为叙利亚武装反对派的主力,这一形势到今年夏天已非常明朗。这既不符合西方的利益,也不符合世俗阿拉伯国家的利益,更不符合俄罗斯的利益。俄罗斯境内不仅伏尔加河沿岸和高加索地区有大批穆斯林居民聚居,首都莫斯科同样如此,因此叙利亚伊斯兰激进主义的自由输入对其构成直接威胁。于是,莫斯科与华盛顿很快便就举行叙利亚和平会议一事达成一致。然而,关于叙利亚政府军在大马士革郊区使用化学武器的指责一度曾使奥巴马几乎走上其一直谨慎回避的军事道路。此时俄外长拉夫罗夫站出来挽救了局面。

俄罗斯并未囿于到底是谁使用了化学武器这一问题,而是说服阿萨德同意彻底销毁化学武器,从而使某些人欲将美国扯入另一场地区战争的理由无以立足。目前,叙利亚化武销毁工作正在紧张进行。那么,世界到底因此得到了什么?首先,中东地区的战略稳定得以维持;其次,不扩散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制度得以巩固;此外,联合国及安理会在维护和平方面的作用得以加强。这些成就使整个国际社会受益。

在伊朗,各方成功避免了军事冲突。俄罗斯虽然支持联合国的对伊制裁计划,但一直要求将伊核问题放在谈判桌上解决。与伊朗毗邻的俄罗斯除坚持联合国宪章原则、避免伊朗实施军事核计划外,还努力使该国不要因西方制裁而发生骚乱或因遭受军事打击引发社会动荡。因此,以伊朗逐步放弃核计划来换取国际社会逐步放开制裁的“拉夫罗夫计划”两年前便已出台。也就是说,伊朗应一步步远离“红线”。这一原则已被写入伊朗与伊核问题六方今年11月达成的过渡性协议。然而,该协议只有半年期限,而且暂时尚无任何预兆显示关于终协议的谈判会很轻松。终协议应能消除国际社会的主要担忧,伊朗能够从容发展民用核工业,重要的是消除发生地区冲突的危险。2014年将是决定许多问题的一年。

需要强调的是,俄罗斯之所以能在外交上取得这些成就,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其利益与主要世界大国的根本利益一致。然而,2013年也是俄罗与美国关系出现危机的一年。表面上,这是由于美国中情局前雇员爱德华·斯诺登逃亡莫斯科引起的。显然,华盛顿对这位寻求正义的美国人逃往美国司法界限之外极为恼火和担忧,但很难让人相信这是奥巴马取消莫斯科行程的真正原因。这种情况只在“冷战”时期赫鲁晓夫与艾森豪威尔争吵的年代发生过。美国政府显然很清楚,如果奥巴马无法将斯诺登从莫斯科带回美国,则将再增加一个指责其软弱的理由。尽管普京总统很希望能借助就叙利亚和伊朗问题进行合作的机会恢复与美国总统的对话,但仍不愿在美国人面前低头。以权力平等为基础的相互关系是当今俄罗斯外交政策的基本立场。

不过,并不能因此断定俄美之间的对话已就此戛然终止。取消对莫斯科的访问后,奥巴马与普京在圣彼得堡G20峰会上进行了秘密谈话。显然,二人很快还会再次见面,这次将是在2014年夏天举行的索契G8首脑峰会上。也许到那时,双方外交官能找到妥协的基础。(本文刊载自《环球时报》“透视俄罗斯”专刊,内容由《俄罗斯报》提供,《透视俄罗斯》特约安德烈·伊利亚申科撰文。)

原标题: 2013年俄避免两场地区战争打赢多场外交仗

原文链接:

稿源:环球

作者:安德烈

做拼团小程序
怎么在微信上卖东西
公众号搭建一套微商城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