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葫芦岛信息港 > 旅游

血咒离歌

发布时间:2019-06-25 18:11:30

周饶国皇宫。(.有.)?(.意.)?(.思.)?(.书.)?(.院.)几个宫女围在一起交头接耳,顺着她们的目光望去,可以看到在上饶湖湖畔立着一个伟岸的男子,他穿着一身暗红绣金的袍子,气质卓尔不凡。宫女们虽然已经对这个男子颇为熟悉了,但依旧管不住自己的眼睛,时时会被他所吸引。自从瑛华公主嫁到周饶国以后,这位公子便自称公主的兄长,随着公主一齐到了皇宫,且大部分时间都与瑛华公主在一起。此事虽有不妥,但奇怪的是兌麒皇子并没有反对。皇宫里的人便猜想北狄国毕竟是大国,瑛华作为北狄国的公主,骤然离家千里之外,总归会有不舍,兄长来陪伴几日也是在情理之中的。此时长琴站在湖畔,虽然表面上在欣赏湖光山色,也明白周围有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艳羡的,好奇的,但他心中却一片坦然,还有深深的疑惑。夜疏让他带傀儡瑛华出宫,他想做什么?难道真的想对傀儡瑛华动手?这一个月里,他名义上是瑛华的兄长,陪伴在瑛华的身边,实际却是想从傀儡瑛华这里下手,引出操纵她的幕后之人。奇怪的是,那人迟迟不肯现身,而且与傀儡瑛华并没有联络。傀儡瑛华更像是一个没有生命没有思想的工具,他作为乐神也无法使她现出真身。长琴皱着眉头,一个月了,瑛华还安然无恙吧?这时他的婢女阿鸾走上前在他的耳边耳语了几句,长琴听罢大惊失色。“人在哪里?”“梅时客栈。”“现在便出宫,”长琴大步跨下台阶,“对了,你带着瑛华先去和夜疏他们会合,我随后过来。”阿鸾应了一声,眉间也满是愁绪。虽然兌麒曾吩咐不许让瑛华公主出宫,但在长琴的施法下,傀儡瑛华还是被他们偷偷运出了宫。三棵树客栈里。夜疏轻轻看了一眼瑟瑟发抖的傀儡瑛华,随口问阿鸾:“你可知青黛有什么危险?”阿鸾摇了摇头,“我是在整理书房时看到了一封不知何人放置的信,信上说速去梅时客栈,青黛有危机。你知道的,但凡涉及到青黛,就算是圈套,公子也不会掉以轻心的。”夜疏话锋一转,低头审视傀儡瑛华:“我知道你也是为人所用,但此时的情况已经不能允许你继续扮演瑛华了。”说着他已双手抬起,缓缓地按向傀儡瑛华的头顶。“等一下。”正在这时九栗慌忙上前拉住了夜疏的衣袖。夜疏轻轻皱着眉头看她。“这样做会不会伤害到瑛华…”九栗道,随后她拿出了一张纸递给夜疏,纸上写着密密麻麻的字。夜疏看了一眼那张纸,终是放下了手。突然他向外瞥了一眼,示意了一下雪尘,几乎在电光火石间,雪尘已经飞了出去,不一会儿便从外面的树丛里揪出来一个人。“扑通~”雪尘将那人甩在了地上。众人看清那人的脸后大惊,因为那人赫然是追随在青黛身边的瞎翁洪夷。想来刚才他们在决定怎么处置傀儡瑛华时他便在那里了,只是,他为何要偷听?雪尘看到是洪夷后也有一瞬间的惊慌,怕刚才的力道太大,她伸手将洪夷扶了起来,不解地问:“瞎翁,你在这里鬼鬼祟祟的干什么?”九栗也上前一步问道:“是啊,青黛和长琴呢?没和你一起回来么?”然而洪夷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并没有回答众人的质问。众人都在关注洪夷的时候,只有傀儡瑛华望着洪夷满脸惊恐,她缓缓倒退着想要逃离这里。洪夷弯下腰拍了拍身上的土,没人看到他嘴角邪恶地弯起,眼中狠戾一闪而过。洪夷起身的一刹那左手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了一串噼啪作响的鞭炮扔向众人,右手自衣袖里掏出一件明晃晃的东西,直直向离他近的九栗刺去。这变故发生的太突然,九栗看着那把向自己袭来的刀,惊讶地竟忘记了躲闪,幸而身边的夜疏眼明手快,双手护着九栗扑到了一边。然而洪夷刚才分明只是虚晃,他刀锋一转,直刺向真正的目标——已经退到众人身后的傀儡瑛华。其他人在洪夷向他们仍鞭炮时都下意识地后退了好几步,现在想要去救傀儡瑛华已经来不及了,众人眼睁睁地看着洪夷的刀子从傀儡瑛华的胸口刺了进去。“刺啦——”他狠狠地将刀拔了出来,向后一甩,整个人酿跄着跌坐在地上,脸色一片苍白。假瑛华不可置信地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口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洞,那黑洞遇到空气仿佛能扩散似的,不断地扩大。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刀上和她的胸口上并没有血迹。假瑛华抬头望了一眼洪夷,整个身子轰然倒塌。伴随着一阵烟雾,众人看到假瑛华已经消失了,她方才倒下去的地上出现了一个物体。九栗扑过去将那物体拿起来,看了一眼后面色凝重。那是一截木头。准确的说,是一截人形木偶,木偶的胸口上有一个裂痕。“这个是按照瑛华的形象刻的木偶。”阿鸾看了一眼木偶,惊讶地大呼。“不,是凤芷。”九栗面色灰白。那木偶乍一看容貌和瑛华一模一样,但仔细观察可以发现它的穿着和神情却不像瑛华,倒很像她在幻境里见过的另一个女子,黄鸟凤芷。九栗和夜疏面面相觑,几乎同一时刻两人一齐转头望向方才的始作俑者洪夷。“他受伤了!”其他人显然也注意到跌坐在地上的洪夷,不知为何,他竟是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九栗紧紧地攥着木偶,方才她将木偶转过来时,发现木偶的背上刻着两个大字,“洪夷”。春日里阳光明媚,她的双手却一片冰凉。洪夷喘着粗气,大汗淋漓,仿佛在遭受巨大的痛苦。他的衣袍上,手上全部是血,鲜血还在源源不断地从他的胸口流出来。他挥舞着手臂,因为声带受损说不出话,只是“啊啊”地叫着。他的两只没有焦距的眼睛无措地环顾四周,仿佛大梦初醒一般,不知道他在何处,为什么受了伤。夜疏急忙点了洪夷的几个大穴,帮他把血止住,然后低头检查他的伤口,半饷摇了摇头,轻轻说:“巫毒术。”洪夷的胸口上出现了一个血洞,位置和木偶上的裂痕一模一样。

河源医院治癫痫
商洛治疗白癜风好的专科医院
昭通治牛皮癣医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