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评震惊世界的广西农民村民自治伟大创举

2019-03-04 21:53:34

评《震惊世界的广西农民》:村民自治 伟大创举

编者按: 由广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震惊世界的广西农民广西农民的创举与中国村民自治》一书是我国当代文学中部集中展现中国农村基层民主政治建设开端策源、演进深化、不断发展的长篇报告文学作品。该作品视野开阔、内涵丰富,以广西农民的创举纪实贯穿始终,链接大量具有启示、借鉴意义的历史事件及珍贵资料,通过田野考察与全景观察的融合、宏大叙事与科学叙事的结合来展现我国农村基层民主建设的历史与现实、前因与后果、现实与未来。该作品出版引起了极大反响,广西花山副刊约请两位专家学者对其进行评介,以飨读者。中国农村改革的浓重一笔陈学璞(广西壮族自治区党校教授) 长篇报告文学《震惊世界的广西农民广西农民的创举与中国村民自治》开篇伊始推出这样一个镜头:中央电视台1999年春节联欢晚会,主持人介绍一位嘉宾说,这是来自广西的韦焕能,他们建立了个民主选举的村民委员会 中国当代的村民自治这一历史性变革是怎样开始的?偌大的中国为什么个村民委员会会产生于广西少数民族地区的偏远山村?其诞生对于中国的民主法制建设有何意义?读者渴望寻找答案。 报告文学《震惊世界的广西农民广西农民的创举与中国村民自治》正是以翔实的历史和现实资料,尤其是田野调查的鲜活的人物、事件、环境,真实而生动地记载了广西宜山县三岔公社(今屏南乡)合寨大队农民在改革开放的历史进程中,自发地创造了个村民委员会,实行村民自治的伟大创举。 长篇报告文学《震惊世界的广西农民广西农民的创举与中国村民自治》的历史价值和时代意义,首先在于它形象地提示了新时期中国农民从草根精神焕发出的民主意识和自我管理能力,改革的动力来自基层的广大劳动群众。这部报告文学以长达23万字的篇幅,从横向和纵向两条线立体化地表现了中国农民在建立家庭联产承包制、进行经济体制改革的同时,自觉地组织起来,依法行使民主权利,建立村民委员会的历史进程。这一历史事实向世界宣示:中国的改革开放,不仅在经济领域,而且在政治领域同时进行;这不单是上层的号召,更是基层的强烈愿望;即使在经济文化较为落后的农村,不仅能够开启经济体制改革之先河,而且可以创造政治体制改革的奇迹。可是广西宜山、罗城这一具有政治体制改革性质的农村基层组织的建立并没有得到广泛持久的宣传,以至人们只熟悉农村经济体制改革的先锋安徽小岗村,不知道农村政治体制改革的先声广西的合寨村。在当今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呼唤深化政治体制改革之时,这一描绘改革开放初期农村政治体制改革发端真相的文本,更显得弥足珍贵了。 这部报告文学有以下几个明显的特点: ,忠于史实,言之有据。对合寨村产生个村民委员会的背景、经过、原因、作用、结果、影响以及人物活动,包括1980年制作的《村规民约》、《封山之约》原文,乃至合寨村的前身果地和果作两个自然村因争中国村民自治村的矛盾,报告文学都和盘托出。每一事件的来龙去脉,每一个人物的行为谈吐,都有事实依据,没有想当然推论,更没有主观臆断。坚持历史真实性原则,生活真实性,这是报告文学成功的前提。作者为了到新中国村民自治的源头寻找答案,花了近两年时间展开田野调查,直接查看了现场实景,访谈了尽可能找得到的当事人,掌握了经过时间积淀和历史检验的原始材料,终于能够把事件的真实影像呈现出来。 第二,题材重大,敢于碰硬。恩格斯在给玛哈克奈斯的信中,提出作家要有真正艺术家的勇气。合寨村的村民自治,是中国农村开始政治体制改革、实行人民民主制度的缩影,是中国农民有信心有能力做到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自我监督的典型。这一壮举催生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制定和实施,成了推动中国民主政治建设的抓手。由于这类题材涉及政治体制改革,有人视之为高压线,怕弄不好会犯政治错误。作者以敏锐的政治眼光和不屈不挠的精神开掘这一颇有难度的题材,不怕碰高压线,显示了他具有真正艺术家的勇气、极大的社会感和历史使命感。 第三,宏观把握得当,微观叙述精确。报告文学阐发中国村民自治村,从纵的方面,回顾了中国历史上对村民自治理性认识和实践探索,从阎锡山的村本自治、梁漱溟的乡村建设实验、广西模范省的村民自治到新中国的村民自治;从横的方面,扫描了国外对中国村民自治的震惊和国际上的援助,比照了邓小平、卡特、彭真、徐勇、詹成付等重要人物的观点,从而展示了作者的大手笔。在微观叙述方面,作者深入掘进,不厌其烦,利用资料,精雕细琢,经典印证,既形象生动又真切可信,显现了作者不凡的艺术功力。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作者运用了公民意识、权力制衡等概念,引用了富有哲理感和辩证法则的格言警句,从而增添了作品的理论性、前瞻性和现代感。 中国村民自治村诞生于20世纪80年代不是偶然的,其之所以成为现实,有一定的历史渊源。作品对历史经验和历史人物的一些探索所作的评价,总体上气氛是言之成理的。但历史的美学的分析尚可深化,清醒的批判意识尚须加强。过去时某些做法与现在时的新语境还可以作进一步的澄清,避免造成读者认知的错位。

下一页

第[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