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葫芦岛信息港 > 故事

雀巢小说樱桃成熟的季节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4:10:15

这个星期天县城中学放假,早上我正在烧柴锅煮饭,大门吱扭一声响,父母都清早下地去了,不可能这么早回来,那么是谁这么早来我家呢,“默存哥哥!”随着外屋门响动,门外送来一声清脆的叫声,“哎呀!小山娃,是你,快进来。”原来是表弟,他那天真的闪动着一双大眼睛的红扑扑的小脸蛋上,犹然渗着汗珠,再看脑门发梢还挂着露水,大概又是大清早跑了十几里路从山里来我家的。  “我的好弟弟!”我一把把他拉进怀里,疼爱的摩挲着他的小脸儿,我这个可怜又懂事的小弟弟,“今年满十三岁了吧?”我问他,“嗄”他回答一声,不好意思的挣出我的怀抱,到门外去了。  我的舅舅家住在山里,离我们这里有十多里的公路,还要顺着崎岖的山路爬过一个山口,山腰间坐落着一个小小的自然村,那里住着淳朴的山民,在我小时侯舅舅给我的印象是善良的人品,清澈的象山泉,厚重的象大山,那里的日子如同神仙过的无忧无虑的日子,那个地方是人间少有的好地方。看不尽的青山环绕着绿水,说不尽的世外桃源的风光,每到春天,漫山遍野的青绿中樱花、杏花开放,和落满朝霞的山野同辉;一阵阵沁人心脾的芳香随着清风四处飘荡,与繁花似锦的春云共舞。到夏天,又是满山堆绿叠翠,整个山野象碧玉雕成的一般华丽朴重。等到秋天,又看见山野换上了金黄的秋色,到处荡漾着硕果累累的丰收气韵。  外公外婆在世的时候,每年樱桃成熟的季节我都随母亲进山吃樱桃,老舅带着我漫山遍野的跑,树上树下挑那红的樱桃,吃饱了,跟着舅舅进山干活,挖山货,间庄稼苗,从那时侯我知道劳动是愉快的有趣味的。  可是在舅母生下小山娃后的那几年,外公外婆相继去世,我和母亲就再也没去山里了,只是每到樱桃成熟的季节,老舅才来给我们送樱桃,说是小山娃长大了,要带着来见姑妈。  那一年,小山娃终于来了,他穿着舅舅的大衣裳改成的青布小褂,短小的青布裤子,十岁了,长的只跟七、八岁一样,脑袋却很大,黑黑的大眼珠,手腕上提着麦秸草编制的小篮子,怯怯的问姑妈好,说是来给姑妈送樱桃,我看小山娃长的小巧玲珑,很是喜爱。可是就在那后第二年,舅舅突然得了一场怪病,下不了地了,这无疑是一场天灾人祸,舅舅家没了劳动力,只有舅母自己劳作,还要养活小山娃的两个小妹妹,熟透的樱桃卖不出去,田里的庄稼收不回来,还要忙家务照顾病幼。  后来母亲对舅母说,“有针线活就让小山娃送来,我捎带给做吧。”有时要过冬了,母亲也给小山娃和两个小妹妹做几件棉衣,等到小山娃来时,打成包给他一起带回去。可是有一回,我们学校组织去山里专访,我专门带着同学们去老舅家去,了解家庭困难的同时,我顺便说起小山娃出山坐公共汽车,舅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伤心起来,说:“哪来钱坐汽车啊,这孩子命苦,都是大清早下山,走了去的……”  我这才知道,这个瘦弱的小孩子,为什么每次到我家去,累的黄黄的小脸上冒着汗珠,连头发和衣服都湿透了。真苦了小山娃一个十几岁的孩子,除了上学,舅母说他在外面什么活都干,上山、下河、拾草、送粪;在家里,打水、生火、做饭也是一把好手,同学们听的不禁感叹。今年十几岁的孩子了,仿佛比七、八岁的孩子个儿高不了多少。  “默存哥哥!”小山娃的声音打断了我的回想,我见他从门外回来屋里,手里提进来一只崭新的竹篮子,嗷!又是樱桃成熟的季节了!我忙接过竹篮,“默存哥哥,”小山娃抢着说,“我够不着大门栓,只好把篮子放地下,才敞开门的。”他红着小脸,小手揪着衣角。“嗬!今天穿着这么新的小褂子了?”我惊奇的问,却看到他的小脸更红了,喃喃的说,“今年樱桃收的好……”我有些后悔失言,怎么可以任意触动一个自尊心很强的小孩敏感处呢。  我记得小山娃有一次来我家时,母亲为他缝补破了的衣裳,他的眼里含满了泪水。我赶忙掩饰说,“乖乖,小山娃今天真好的,我先尝尝今年的樱桃甜不。”小山娃忙拦住我说,“篮子里的别动,要先给姑妈尝鲜,我另给你拿着呢,嘻嘻,”说着神秘的一笑,从身后拿出一个小塑料包,递给我,我打开一看,呀!好大的樱桃啊,一棵棵亮晶晶、光闪闪,红得发紫,拈一棵送进嘴里,真甜哪,“甜!甜!”我啧啧出声。  这时,小山娃看到我高兴的样子也兴奋的又笑了,“默存哥哥,这是屋后那棵老樱桃树结的,我爹说,你小时侯就爱吃那棵树上的樱桃。”“啊,那棵树还能结出这么甜的樱桃?”我想起来了,舅家的屋后有一棵很老的树,主杆已枯烂了半边,只有旁枝上还长樱桃,我小时爬不上高些的树,就能骑上这些底矮的旁枝吃樱桃,也别说,这棵树也真是一棵好品种的樱桃,结的樱桃甜、饱满多汁,外公生前摘樱桃的时候,总是说,“把屋后矮树上的樱桃给小存留着吧,让他自己够着摘去。”  小山娃仿佛看出了我在想什么,就对我说,“那棵老树前几年死了,我爹说那真是棵好树,可惜了的,可也真怪,去年从枯树心里,一下子钻出一枝苗苗来,长啊长,长的老高,今年就结了樱桃,我爹还说,这是地气转好老天转时,人要交好运了。默存哥哥,你快去山里看看吧,啊?我爹叫你去的。”  “好,好娃子,我一定去。今天你姑妈他们回来的晚,咱们不等他们,先吃饭吧。”小山娃帮我忙活了一阵布置碗筷饭桌。  我和小山娃坐下吃饭,他滔滔不绝的给我讲山里的奇闻趣事,我听的饶有兴趣,等他停下对他说,“快吃吧,你是不又没吃饭跑来了的吧?”他回答说,“那哩,我一大早起来摘樱桃,又摘又吃,就吃那棵老树上的,都吃饱了,还给你挑了那一小包大的。今年大丰收,爹让我吃樱桃,爱吃多少吃多少,嘻嘻。”  我看到他脸上发出一个孩子纯真的笑,我被这甜美的、舒心的笑颜感动了,我真想亲吻一下小山娃那红红的小脸蛋儿。  小山娃见我直直的望他,有些局促的低下头。住了一会,山娃说,“我要走了,山上樱桃熟的越来越多,俺娘忙不过来。”说着就从桌旁站起来去拾掇篮子。“这怎么行呢,小山娃,等你姑妈回来给你东西好压着篮子啊。”我要拦他,山娃急了,说,“我爹说了,这些年也难为姑妈的,又请大夫又送药,少麻烦姑妈吧。”说着就要走,我知道拗不过他,只好拿出钱来,说,“那给你钱好坐汽车回去。”  自从那一回我知道他不坐车步行来我家后,心里很难过,回来跟母亲说,母亲也难过的落了泪,所以小山娃再来,我都硬塞给他坐车钱,可是这一回,小山娃说什么也不要,紧着说,“俺……有车钱的,来时就坐的早车,俺爹给我钱了,坐车都富余。”我以为他又发牛性子,就使劲给他塞进兜里去,但是我看见他眼里溢满泪水。  “小山娃,你哭了?”我问,他一面把钱退给我一边说,“没有,是你把俺急的,你再强,我就哭了!”我这下可明白了,我又不自觉的触动了孩子的心灵,委屈了他的敏感的自尊。  在我送他去车站的路上,我紧紧的握着他的小手,他仰着头对我说,“默存哥哥,你能现在到我们那里去就好了,今年又栽了好多樱桃树都成活了,明年收成的樱桃更多,比今年还多,后年大后年,就有钱给爹治病了,说不定一下子就治好了。”  我看着他的小脸,那脸色那么纯朴、认真,我老想给他一点帮助,可在如此好强的一个孩子面前,除了祝福别的什么都是多余的、不应该的。他又摇了摇我的手说,“默存哥哥,明年樱桃熟的时候到我家去吧,一定去,啊?”“去,一定去的。”我疼爱的对小山娃说,也在心里对自己说。  汽车开动了,小山娃从车窗伸出一只小手摇着,向我喊道,“默存哥哥,明年,一定去吃樱桃——”“一定去——”我回答,望着远去的汽车,心里一阵温暖的涌动,那激动的、饱含着希望的泪水几乎要涌出眼眶。   共 297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哪家治疗男科专科研究院好
昆明的专治癫痫研究院
4款饮食食谱适合癫痫患者 患者可多食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