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葫芦岛信息港 > 健康

加冕为王第0164章跟踪者

发布时间:2020-01-22 22:03:23

加冕为王 第0164章 跟踪者

泰勒充满敌意的看着这名农场主,她误以为面前的男人是听到了刚才的对话之后想要为女儿出头,除去她女儿的对手,所以才拦住她,她抬起手。“抱歉,请让开,否则我会不客气。”

琳达的父亲回头看了一眼远处的身影,抓住了马缰绳。“别误会,你的爱人帮了我们,原则上我得对他的爱人好点,你的这匹马显然不足以长途跋涉,我们这里有驯养好的精装马匹,你可以先到房间里,我为你去挑选一匹。”

泰勒的面色有些红,她误会了对方,对方说的没错,她的驽马有些精疲力尽了,如果有一匹好马的话会非常不错。

跟随两人进入了公寓,琳达为泰勒倒上了新鲜的牛奶,然后拿来了一些吃的东西。“吃点东西吧,看起来你的状态相当不好。”

泰勒没有客气,吃了起来,当然她也保持警惕,看着站在窗边观察着外面的琳达父亲,他并没有为自己去寻找健硕的马匹,他想要干什么。

这时候琳达的父亲回过头来,走到了桌边坐下,询问道:“泰勒小姐,你出来的时候带了同伴?”

“并没有”。泰勒如实回答,作为一名魔法师,她可不会害怕面前的农场主和他娇弱的女儿大。“为什么这么问。”她进行言语上的反击,避免动手。

“有人跟踪你,两个男性,自从你进入镇子之后他们一直尾随。”琳达父亲面色凝重,看了看窗外逐渐昏暗的天空。“看起来他们不怀好意。”

“你怎么知道?”泰勒震惊,这句话意味着自从进入镇子之后她的一切行动都在这名农场主的监视之下一样。

“坦白讲,的确是这样,自从你进入镇子之后我就已经得到了你的消息。”琳达父亲如如实告诉女孩。“不过别误会,这么做的原因是镇子上以前发生了一点不愉快的事情,为了防止那些人报复,我们并没有放松警惕。”

琳达父亲说的是关于那些银行家的事情,虽然银行家死了,但一些附庸在银行家身上的蛀虫可没有死,也许他们会为了拿到点好处而来捣乱,所以镇子上一直保持了高度警惕,隐藏了一些暗哨,进入镇子的陌生人都会有暗探个告知琳达的父亲。

“这件事情跟你的爱人也有点关系。”琳达父亲补充了一句。

关于唐宁在这个镇子上的所作所为已经有人告诉了她具体情况,她当然明白,面色苍白。“跟踪我的是什么人?”

“不能确定,但他们此刻就在窗外,你可以过来瞧瞧。”琳达父亲重新起身,看着窗外远处小路上的人影。“刚才离开了一个,也许你该想一想你的爱人或者是你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泰勒到窗口前看着窗外的情形,她不明白什么人会这么做。“我只是和一个女孩发生了点口角,但我想她不会这么做的。”泰勒说的是贝拉,贝拉虽然不喜欢,但能看得出来,那位女孩没有什么坏心眼,她绝不会因为两人之间争风吃醋的事情而这么做的。

“好吧,我们先看看他们有什么动作,如果他们想要做点什么,我不介意给他们点颜色瞧瞧。”琳达父亲回头说道:“今天晚上你可以放心的呆在这里,我确保明天早上你的麻烦会消失,看起来你相当疲惫,今天晚上你和琳达两人住在一起,没问题吧。”

泰勒看了看琳达,琳达又为她添上一杯热牛奶。“我没有什么不良嗜好。”

在距离小镇十公里以外的一片荒野上,有十几个人骑着马一字排开,他们穿着统一的牛仔服,腰间插着匕首,他们的脖子上都拥有黑鹰的纹身,夜色逐渐变得深了,能见度下降,有人朝着中间小眼睛男子抱怨。“头儿,我们是不是有点太慎重了,一个娘们,两个兄弟就能够解决。”

小眼睛男子注视着黑夜,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礼帽将他的面孔遮挡起来,他伸手扶了扶帽檐。“别疏忽,有人死在了大意上,比如你们的上一位头佩贾。”

上一次被那个年轻人耍了,他们眼睁睁看着女孩被带走,却无动于衷,这一次可不允许失败。

“我会将那个小杂碎的脑袋割下来当下酒菜。”说到上一次的事情,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到羞辱的滋味。

埃德加上一次被欺骗,这一次他要使用同样的伎俩,现在他确定这个女孩跟那个年轻人是恋人关系,而不是什么情人关系,所以他派出了这些人,并且为那些愚蠢的家伙任命了一个全新的头儿来负责这件事情,这就是他神秘的新计划,用女人威胁那个年轻人。

埃德加信任这位全新的头儿,作为黑手党的成员,安东努奇的行事风格谨慎,手段足够残忍,至少比起佩贾那个蠢货更靠的住。

黑暗中发出嘚嘚的马蹄声,那是有人来了,马匹很快到了众人面前,来人勒住了马缰,马匹仰起头,发出一声嘶鸣。“安东努奇先生,那个娘们选择在小镇上过一夜,他住进了一户农场主家中。”

小眼睛的安东努奇将脖子上的面巾拉了起来,挥动马缰,让马匹出列,到了众人面前。“伙计们,抓住那个娘们,知情的人全部杀掉,或许我们还可以在镇上大肆劫掠一番,但前提是行动不会受到影响。”

所有人都带上了面巾,安东努奇回头挥动马鞭,马匹狂奔,后面的人跟了上去,黑夜中的黑帮成员们就像是幽灵一样快速前行。

泰勒站在二楼的窗口前注视着那个站在农场边的身影,黑夜下身影变的有点模糊,她还在想到底是什么人会这么做呢?

“泰勒小姐,别担心,轻松点,我的父亲和镇子上的叔叔们会替你解决一切麻烦,明天早上一切都会过去的。”琳达安慰着窗口的女孩,她在观察,观察唐宁喜欢的人到底是什么样子。

“作为当事人,我不能置身事外,如果发生了事情,我也得参与。”泰勒回到了床边,拿起了自己的外套,决定下楼去。

琳达的父亲一直在观察,盯着窗外的那个身影,很快一大群身影出现了,他们与那名在农场边上的家伙汇合,他猜的没错,同行的两人剩下一人,其中一人是回去叫人了,看起来事情的确相当棘手,战斗在所难免。

当他想要起身上楼,到楼顶去通知镇子上的人动手的时候,泰勒从楼上下来。“卡罗尔先生,我能做点什么?”

对于泰瑞卡罗尔来说,面前的女孩跟他的女儿一样,战争应该让美好的事物走开,他伸手抚摸着泰勒的面颊。“亲爱的天使,上楼,琳达需要你来保护,如果我们发生了意外,那么你们得离开,琳达知道离开的秘密通道。”

泰勒能够感受到这熟悉的感觉,就像是自己的父亲关爱自己一样,一位父亲担心自己的女儿,接下来的危险中这个柔弱聪明的女孩需要有人来照顾,泰勒回头看着跟下来的琳达。“我会保护你的。”

她接受了人泰瑞卡罗尔的提议,挽着琳达的手上了二楼,回到了房间内,安抚着女孩。“放心吧,回到床上,不会有事的。”在这间房子里面局势反转,琳达成为了泰勒保护的对象,就像是姐姐一样。

她站在窗口看着窗外的局势,那些跟踪的家伙数量不少,在傍晚的小路上集结起来,随时有可能发动攻击。

突然有一群马匹冲进了那群聚集的家伙当中,显然琳达父亲的人开始动手了。

泰瑞看着女儿和泰勒上了楼,将锋利的兵刃检查了一下,确认没有问题,走出公寓,到了公寓外,吹响了口哨。

一匹骏马从黑夜的农场上迅速跑到了公寓前,他翻身跃上了马匹,双腿夹着马肚,马匹像是闪电一样窜了出去。

口哨同时让那些早已经做好了攻击准备的农场主以及牧场主发动攻击,黑夜的小径上双方人马厮杀。

泰瑞冲进了人群,拔出长剑,奋力挥舞,避开了面前的那些家伙,他的目标是对方的头目,老大对老大,足够公平,泰瑞敏锐的嗅觉能够让他在人群中快速发现对方的头目,就是那位小眼睛的家伙。

袭击来的相当突然,他们已经暴露了,这是那些家伙没有想到的,因此一开始这些脖子上纹着雄鹰的家伙们吃了个亏,阵型被冲乱了,原本的攻击阵型已经变成了防御。

安东努奇不明白,他们来的足够快,这些镇子上的家伙是怎么如此快速做出反应并且还主动攻击,而且还有一个相当难以理解的问题,这些家伙们为什么会帮助那个小娘们,他们非亲非故。

不过既然战斗已经开始了,那就得被动应战,幸好他们做足了准备,原本就是要连带着洗劫这座镇子的,安东努奇在战斗一开始退后一点,他这样的身份是绝不会加入跟小喽啰们的混战当中。

只是面前突然有人冲了过来,目标显然是自己,速度相当快,对方的马匹很健硕,安东努奇迅速拔出了腰间的剑锋,挥剑阻挡。

黑夜中发出剑锋交织的脆响,一道明亮的火花划破了夜空,安东努奇感觉到自己的手臂酥麻,人几乎要从马匹上跌落下去,来人的力量不小,技术相当娴熟,他下意识的收起了阻挡的意思,身体后仰躺在了马背上,卸去了冲击的力量,马匹也差点被带倒了。

重庆五洲医院口碑怎么样
哈尔滨市第四医院预约挂号
白癜风医院武汉哪家好
甘肃省男科医院在哪里
内蒙古哪家医院白驳风治得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