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葫芦岛信息港 > 科技

吃私宴喝酒死政府干吗赔钱

发布时间:2019-05-16 01:37:36

吃私宴“喝酒死”,政府干吗赔钱

安徽祁门 民警工作餐 饮酒死 获赔130万 事件刚退出公共视野,广东韶光 官员接受老板宴请,酒后死亡政府赔75万 的消息,又引发舆论关注。

这次 喝酒死 的是韶关沙坪镇副镇长黄宜宾。他在接受当地私人老板吃请后,次日凌晨在镇政府宿舍死亡。之后,在未查清死因的情况下,当地镇政府欲给35万 赔偿 ,但经不住黄的家属的 天天闹 ,与其达成协议:镇政府给家属75万元、帮其妻子完成工作调动。但因工作调动未落实,黄宜宾妻子还到韶关市纪委举报。而今,韶关市纪委正对此事立案调查。

对公众而言,此事可谓疑点多多:首先,涉事官员分管招商引资领域,却接受有 业务来往 的私人老板宴请,这涉嫌顶风违纪,背后有无利益交换也存疑;其次,他在私宴喝酒后死亡,原因是醉酒致死、诱使病发身亡还是其他,迄今成谜 更重要的是,当地政府稀里糊涂地,就对其家属公款赔偿75万元,让人看不懂。

如果说,祁门警察在 饮酒死 获赔130万元的巨款,包括 因公牺牲 的70万元抚恤金和 对其他民警的民事追偿部分 的垫付,已有些名不正言不顺,那官员吃私宴后死亡,也要政府赔钱,更让人生出 纳税人当冤大头 的感慨。这也让人心生疑问:为什么一些公务人员 喝酒死 后,总能获得公款赔偿?

追根溯源,问题恐怕在于,目前的《工伤保险条例》适用于普通职工,却不适用于公务员,公务员本身没有独立的工伤制度,长期参照《军人抚恤优待条例》执行,而军人死亡按三类情况抚恤:病故、因公牺牲、烈士。这就导致:一是公务员 因公牺牲 的适用标准,远比普通职工的工伤 优惠 ;二是具体标准比较模糊,让死者家属与政府间有了 博弈 空间,终却由纳税人来埋单。

说具体些,普通职工因醉酒身亡,法规明确不能定为工伤;而官员 喝酒死 却可能套用《军人抚恤优待条例》 在执行任务中或者在工作岗位上因病猝然死亡 的条款,被认定 因公牺牲 。而且,又因为 参照 执行,基层政府在执行中往往从宽掌握,所以近年来官员 喝酒死 后得到巨额赔偿的事,屡屡被曝光。在该事件中,一个吃私宴 喝酒死 的官员获赔,就再证其积弊。

也正因公务员适用着比普通职工 实惠 得多的工伤标准, 乱赔偿 的现象才会层出不穷。拿这起个案而言,当地政府不走司法途径,在对涉事官员之死定性不明的情况下就赔75万,有无违规,显然应深入查究。而就长远看,解决公务人员工伤标准问题,才是关键。(季鸿褚)

(:蔡颖媛)

捕鱼在线玩
追光娱乐官网
东莞装饰公司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