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葫芦岛信息港 > 养生

评论筷子兄弟未曾露面的另一个故事

发布时间:2019-07-14 02:18:31

《老男孩》导演肖央原本要讲另一个故事,尽管他终拍了这样一部电影。

把梦想当做道具吸引观众,搞笑、娱乐有了名正言顺的理由:缅怀青春。曾经让无数老男孩感动流泪的草根筷子兄弟,摇身一变登上大银幕。一身山寨气息的《老男孩猛龙过江》上映4天,已经拿下过亿票房。只是,被筷子兄弟四年前旧作《老男孩》中“梦想”情结打动的观众,恐怕难以在新作中重拾梦想。

因为这是一部与“梦想”无关的电影。“互联电影”“大数据分析”,宣传噱头倒是饱含时代气息,“在大数据时代下依据庞大的用户基础所产生的数据分析,制作方清楚得知《老男孩》粉丝的年龄、性别、职业和地域构成,靠影片顶踩、评论及转发数据、甚至在影片播放过程中的拖拽指数,获知其喜欢和不喜欢的内容点,从各个维度指导《老男孩猛龙过江》的创作。”优酷总裁魏明如此解释。

我们应该感谢大数据,它生产的互联电影,能精确地指导广大观众喜欢什么,欣赏什么。机械化生产的作品全知全能,它们告知观众:你不需要选择,我给你的产品已经经过数据分析,是的。似乎电影诞生至今的一百多年里,没有大数据,就没有经典作品了。

如今电影不再是让观众抽离出现实的艺术形式,不再“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与高雅无关,与内涵作别,于是沉溺在文化工业里娱乐至死。

这不是新鲜话题,大半个世纪前,法兰克福学派已经谈论过文化工业:“它生产的大众文化具有可预见性、同质性,它所建立的文化平等实际上维护了统治阶级的利益,成为现行社会秩序的卫道士。”被机械化的也不只是电影,周末在人潮涌动的广场,吃一份统一生产的快餐,喝一杯口味一致的奶茶,买一件机械化大生产的T恤——万千种身材被规定为M、X、L若干种尺寸。

再排队看一部大伙都吐槽却又前赴后继去看的电影,这不过是让约会的人有事做,让聊天的人有谈资,人们从这种仪式中得到社会认同感:“我也看过,我也喜欢。”所以人们在追求同质的社会圈子里,还能做朋友。

曾经喜欢筷子兄弟《父亲》《老男孩》的人,在听了电影主题曲《小苹果》后,总是问:筷子兄弟的节操那里去了?而肖央说,自己的节操从来没捡起来过。

谈笑潇洒的肖央也有神伤,《猛龙过江》其实有另一个版本,“那是一个关于绝望、生死的严肃故事,我喜欢那个故事。我内心有要表达的主题,可是自我表达跟别人没什么关系,于是把自己的特质拿掉,去找大家的共性,甚至要去吸纳一些我不是特别喜欢,不是特别理解,但是它作为电影一个架构很适合的元素。”

互联精神的本质,是允许亚文化、非主流文化多样生长的,这些从草根中长大的亚文化,不可避免地融入主流。正如肖央放弃了自己喜欢的那个严肃故事,来和大伙儿众乐乐。

优酷2010年推出“青年导演扶植计划”,《老男孩》作为“11度青春”系列微电影的成功作品,让不少年轻人看到独立创作电影并且获得成功的希望,而如今登上大银幕的《猛龙过江》硬生生将梦想变成文化消费品。

商业蔓延还在继续,2014年3月“优酷出品青年导演电影基金”成立,计划未来3年里,优酷出品将投入1.5亿投资开发10个电影项目,扶植的大批“生代导演”全线进入电影、电视剧市场。可以预见,越来越多的“严肃故事”想登上大银幕,就必须改头换面。

“尽管青年亚文化诞生之初是一种符号式的抵抗,但其终将不可避免地设定一套新的惯例,创造出一系列新商品、新工业,或者使某种旧工业起死回生。”文化研究学者海布迪奇说过。几十年后,《老男孩》们一遍遍印证这些道理。

“当初的梦想实现了吗?事到如今只好祭奠吗?”4年过去了,当年在歌词里被吟唱的梦想,已经成了消费品,筷子兄弟似乎接近梦想,只是在某个瞬间,被现实打回原形——不过是带着镣铐跳舞。

(孙骋)

无人售货料架小程序开发公司
门店管理系统
分销的小程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