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葫芦岛信息港 > 养生

中標價低于成本藥價虛低危及藥品質量安全

发布时间:2019-11-09 09:23:10

中标价低于成本 药价虚低危及药品质量安全

生意社10月15日讯

国内某大型中成药企业大区经理王晓生(化名)这段时间极其郁闷:辛苦了四五个月,结果在安徽省基本药物招标过程中,自己负责投标的7个产品全军覆没原因很简单,安徽省公布的中标价格远低于企业报价 那种价格对我们来说,连成本都不够 9月9日,中国中药协会举办了 上海闵行模式与安徽基药招标研讨会 在该研讨会上,王晓生发现,在此次安徽省的招标采购中,广药集团、上海雷允上、万年青药业、浙江康恩贝等国内知名中药企业的遭遇大抵相似 不仅品牌中药企业铩羽而归,听说华药、石药等国内知名化药企业也斩获很少石药只中了几个边缘产品 一位企业人士对表示编者按 作为特殊商品的药品,其价格的制定及上下波动,不仅应符合一般商品的价值规律,更要体现其治病救人的本质属性在我国,以药养医等体制性弊病也往往反映在药价上今春以来, 天价芦笋片 的被暴光,再次引发了社会和医药行业对药价的关注如何在有效遏制虚高药价的同时防止矫枉过正如何消除虚低药价可能带来的药品质量和安全隐患如何探索改革科学合理的药价形成机制如何促进医药行业的可持续发展 针对上述问题,从本期开始,本刊组织深入一线进行采访,陆续刊发 聚焦药价 系列报道,试图厘清新医改形势下药价与药品研发、生产、流通、使用的关系,探索有效推动安全用药、合理用药和推动医药行业良性发展的有效途径1 品牌企业 铩羽而归 今年4月,安徽省启动了基本药物招投标此次招标引起了全国不少企业的强烈关注 据悉,安徽省此次招标借鉴了上海闵行 一厂一品一规一配送 模式,除了对采购量大的27个品种划分了相对集中的区域采购外,其他90%以上的产品都是全省单一货源值得关注的是,安徽省率先在全省基层医疗市场试点基本药物100%全覆盖,大大快于其他省份步伐有消息称,此次安徽省招标模式有可能在全国推广 这就意味着,安徽省此次基本药物招标将成为国内众多基本药物生产企业的生死场 中标了,产品就在安徽全省基层医疗市场具有垄断地位;没有中标,则产品不仅丧失了安徽基层医疗市场,安徽模式一旦推广,企业在全国范围内也有可能遭遇失败 王晓生对这次投标竞争的惨烈并非没有心理准备为了中标,他和同事反复核算,投标价基本贴近成本价但即便如此,等看到正式公布的 2010年安徽省基本药物中标品种一览表 时,他直喊头晕:一包(20小包)的板蓝根颗粒中标价为2.35元,100片装的消炎利胆片中标价为1.5元,100丸/袋的参苓白术丸中标价为0.45元,而12片/袋牛黄解毒片的价格让人更加瞠目结舌 仅为1毛钱 面对这样的中标价,业内一片哗然浙江某中药企业高管算了一笔账:以该企业45片/瓶的牛黄解毒片为例,原材料成本约为0.4元,包装费用约为0.2元,折算为12片/瓶,仅这两项费用的成本就是0.35元 中标企业是以一毛钱中标的,就是一片一分钱不到的价格,企业到底是怎么做的 它还要包衣 该高管丝毫不掩饰其惊讶 再看板蓝根颗粒广东一生产厂家提供了这样的数据:板蓝根23元/公斤,生产工艺必须使用的酒精7200元/吨,白糖价格已上涨为6000元/吨 每一小袋产品成本为0.39元,其中还不包括人工、水电等生产成本、税收以及合理的期间费用与利润而安徽该产品的中标价格是一小袋仅0.1元 2mg规格的清开灵注射液属于低价普药,经过多次省级招标,其价格相对稳定为了在安徽省中标,神威药业狠狠心报出了0.5元的价格,该价格在入围中药企业当中当企业暗自庆幸中标有望时,谁知安徽省给出的参考价是0.35元 后来招标办要求我们将价格降到0.48元但我们反复核算成本,这两分钱确实没法降下来 厂家代表说 后来获悉,该产品中标价终还是0.5元中标企业神威药业的相关人士称,即便是0.5元这样的 高价 ,还是低于企业的正常出厂价 这不是低价,这是违背价值规律的超低价 中国中药协会相关人士称2 中标企业 大喊无奈 超低药价的出现将中标企业推向了风口浪尖广东某中药企业老总直言,对于中标企业来说,要么是严重亏本中标,要么是没有依法依规进行生产如果是后者,中标产品质量堪忧而一家门户站针对 药价虚低 的调查结果显示,有69%的友认为价格过低的药品质量有问题,84%的友则明确表示 不敢吃 价格过低的药品 面对业界的质疑,一家中标企业的董事长多少有些委屈他表示: 质量是企业的生命在生死高压线下,没有那家企业敢在产品质量上做手脚至少我们企业不会拿产品质量开玩笑 安徽省医改办相关人士也公开表示: 一定会对中标药物的质量监控采取高压态势 那么,企业为何选择如此之低的价格投标呢对此,该董事长极为无奈地表示: 我们在不断总结落标经验,主动向商业企业学习后,这次狠心中标 按他的话说,安徽省实行的是单一货源,某一规格的基本药物基本上只能一家企业中标,事实上就是 以市场换价格 ,安徽省需要的是低价,企业需要的是市场面对相对垄断的市场,企业别无选择即便是 不中标是等死,中标就是找死 ,企业也只能顺应政策环境,化、科学合理地整合各种资源,发挥企业规模化生产的优势,采用 捆绑式盈利 的销售模式简而言之,就是利用企业产品全、产量大的优势,实现多产品中标,通过甲产品损失乙产品补的方式,确保中标产品整体赢利该企业高管也向透露,企业正在调整产品结构,加大在零售药店、社区医院高毛利产品的销售 另一家企业则声称是被迫中标 我们真实报价肯定高于中标价,但安徽省给出的该药品价格是1.5元企业只可能有两个选择:要么就选择1.5元中标,要么就放弃安徽基层医疗市场为了市场,我们只好选择前者 该企业市场部负责人对强调,中标价是1.5元,并不代表企业可以用1.5元生产该产品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超低中标价也有可能是经销商所为一般来说,厂家会在经销商完成全年总体销售任务的情况下给予适当返利,不排除某些经销商为了完成总体销售任务,以超低价中标的形式加大某些产品的销售 反正这里亏了,那里有高毛利产品可以补 显然,不管是企业主动狠心中标,还是企业被迫接受价格,中标价并不是产品真正价值体现已无可争议在法律界人士看来,这种中标并不可取北京市律师协会医疗法律专业委员会主任李洪奇律师指出,这种 超低中标价 其实已经违反了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价格法和药品招标采购的相关规定比如说,我国招投标法明确规定,投标人不得以低于成本的价格投标,违反者将受到相关部门的处罚3 超低药价 受伤者谁 药价虚高一直为社会所诟病面对药价虚高截然相反的药价虚低,业内人士表现出更多的担心中国中药协会相关人士认为,后者带来的灾难将会比前者更为严重 直接的后果是,药价过低,企业无法正常生产上海雷允上的有关人士表示,由于原辅材料价格一路上涨,而产品价格并未上调,今年上半年该企业的板蓝根已彻底停产如果超低药价成为趋势的话,企业的多个品种将面临完全停产 另外,企业的研发积极性也严重受损众所周知,药物研发具有高投入、高风险的特点企业之所以愿意在研发上投入大量资金,无不期待着高收益,这显然与药品价格虚低相悖以正大青春宝为例,该企业仅对中药注射剂进行再评价就已经投入近5000万元此外,他们还为国家重大新药创制项目投入达3000多万元如果药价虚低,企业研发不仅没有资金来源,也将彻底失去动力 中药企业还担心,药贱伤农将重创整个中药种植产业链广东万年青药业有限公司的高管曾专门到种植地与农民商讨有关原料收购价格药农直接表示,中药材即使每公斤涨6毛钱,他们都不愿意种了 药材生产周期短则半年,多则长达两到三年药农即使恢复耕种,企业也无法马上恢复生产从这个角度来讲,超低药价无论对企业、对药农,还是对消费者,都没有好处 该高管强调 从业内传出的消息称,以 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位虽贵必不敢减物力 而着称的北京同仁堂已不在某些省份参加招标采购了与此类似的还有四川康弘 说是节节败退也好,说是主动撤出也好,我们基本上不再涉足基本药物招标 老百姓用药是为了解除疾患药价虚高该管,药价虚低也应该管老百姓如果吃药便宜但药不管用,不仅不能减轻痛苦,还将贻误病情,导致整体治疗费用增加, 看病难 问题进一步加剧 广药集团总经理李楚源表示 一位人士指出,新医改的初衷是为老百姓提供基本的医疗保障为此,政府必应有所投入,不能将压力全部转移到生产企业身上来毕竟,企业需要基本的成本,才能使用货真价实的原材料,严格按照药典生产合格乃至优质的产品企业也需要基本的利润,才能进一步投入科研力量,在提升药物安全和疗效的同时,促进民族工业的发展如果政府对超低价中标结果不予纠正,且要大力推广,并作为药品定价主要依据的话,势必会伤害大批诚信经营企业的积极性,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百姓用药安全存在重大隐患 中国中药协会会长房书亭指出,为了压缩生产成本,有中药企业在生产过程中将便宜的杏仁代替价高的桃仁 我一直有这样一个观点药价的高低不能以的钱数来评判,而要看价格是否合理 中国中药协会就此呼吁,药品价格形成机制必须践行科学发展观,相关部门应充分考虑企业的合理生产成本,以及企业基本扩大再生产、科技创新发展的需要应该建立药价与原材料价格的联动机制,做到药价有升有降有平 在采访中听到,为药品制定 地板价 的呼声再起有企业甚至表示,为保证药品质量,药价既要有高限,还必须有低限,并希望能够按照药品的日服用额划定高价药和低价药建议对那些日服用额较低,甚至1元钱不到的产品,不再降价

立可安吃多久才有效果
生物谷
怎么缓解肠道感染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