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葫芦岛信息港 > 金融

上半年地方GDP加总高出全国10

发布时间:2019-05-17 20:14:19

上半年地方GDP加总高出全国10%

今年上半年,地方GDP之和高出全国核算数据约1.4万亿元。在经济企稳回升的关键时期,统计数据不仅牵动千家万户,而且是政府决策的重要依据。这种现象的背后,究竟反映了那些问题?如何解决这些问题?进行了调查。

差距由来已久——

暴露地方“攀比”偏向

据了解,地方GDP之和高出国家核算数据由来已久,2004年高出差率达到19.3%。在次全国经济普查获得较全面的数据后,当年差率缩小到4.8%。随后差率又逐步攀升,根据公开数据测算,2008年达8.8%,今年上半年接近10%。

上半年全国GDP同比增长7.1%。而各地数据显示,只有5个省份低于全国速度,1个持平,1个未核定,24个省份高于全国速度,其中15个省份的增速超过10%。各地数据加总后,高出全国数据接近一成。

根据我国现行国民经济核算制度,中央和地方分级核算GDP。国家统计局根据掌握的基础数据,独立核算全国GDP数据,而不是对地方GDP数据进行加权汇总,简单地说国家数据不是地方数据层层加总的。对于地方核算的GDP数据国家统计局要进行审核,认为不匹配或者有问题的,会要求地方重新核实。

在技术层面上,重复统计、统计资料来源和系数不一致等问题会造成一定的出入。例如,分处不同地方的母公司和子公司的经济活动在实际操作中常被统计了两遍。再如,由于服务业统计薄弱,国家和地方采用的服务业数据差异较大,而且在核算过程中采用的系数也不太一致,都会导致GDP产生差异。

陕西省统计局原总统计师杨永善说,地方GDP加总数与全国核算数有些出入本是正常的,但地方数据长期单向偏高较多的状况就不能说是正常的了。国家统计局的许多数据自己收集、统计,比较准确。而在考核压力下,一些地方官员还是有GDP攀比现象,一些地方经济指标定得也脱离了实际。

“一些地方的观念还没有转过来。把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片面理解为以经济增长为中心,片面追求GDP增长率,片面追求‘政绩’‘形象’,这是问题的根源。”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许光建指出。

经济非常时期——

数据关乎宏观决策

当前我国经济正处于企稳回升的关键期,GDP数据的质量和准确性至关重要。上半年地方GDP加总高出全国近一成的差距,使社会上对地方统计数据产生了疑问。

在络化、利益多元化时代,统计数据往往被放在公众视野下,经受反复的审视。特别是随着中国经济不断融入全球经济,在全球经济中的份额不断上升,中国经济数据日益成为全社会乃至海外关注的焦点。无论是国家核算还是地方核算,都是统计系统产生的数据,差距长期偏大,对统计数据的公信力也会产生负面影响。

更为重要的是,GDP数据是判断经济形势、出台宏观政策的重要依据之一。现在是经济发展的非常时期,一旦一些地方基础数据受到干扰,就很难对当地的政策效应和经济走势作出准确判断。任其发展积累起来,终会对全国层面的宏观决策造成干扰和危害。

许光建进一步分析,一旦某个地方过于看重GDP,必然会导致工作主要精力和资源分配向提高经济增长率集中,不利于结构调整和转变发展方式,不利于政府公共服务水平的提高。一定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充分认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建议淡化考核——

更多关注就业与民生

经济发达的浙江省今年一季度GDP增长率只有3.4%,增长率全国倒数第三。据悉,浙江省借次经济普查之机,2005年开始对省内各市GDP进行统一核算,改变了以前全省GDP与各市汇总数据不衔接、增速不匹配的状况,保持了基本衔接和匹配,数据质量大大提高。

浙江刚开始搞统一核算时,不少地方也难以接受。但时间久了,各地也能比较客观理性地看待GDP的速度和排序了。

许多统计工作者建议,客观看待GDP总量和增长率的排序,给GDP核算创造一个宽松的环境。特别是在基层干部的考核中,应适当淡化GDP增长率方面的考核。

北京大学国民经济核算研究中心研究员蔡志洲说,从发达国家的经验看,民众更关心的是就业和物价等方面的数据。在基层干部考核时,应当认真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大量增加促进就业、改善民生等方面的指标,尽量减少GDP总量和增长率方面的指标。

污水池伸缩缝堵漏
铝包钢绞线
粪便分离机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