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欧洲人咋解希腊式难题

2019-03-17 10:31:00

欧洲人咋解希腊式难题?

希腊问题是欧洲面临诸多问题的一个缩影。如果免债,这会带来一定程度的示范效应。如果不免,希腊可能面临着债务违约。欧洲人正在掂量,如果稍微处理不慎,都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后果。

在激进左翼联盟赢得希腊政权之后,其反紧缩政策的示范效应在西班牙掀起了涟漪。1月31日,成立仅1年的西班牙新兴极左翼政党我们能党在马德里发起10万人大游行。这时候,三驾马车(欧盟、欧洲央行、IMF)的态度极为关键。

还债舌战

希腊左翼政府的上台如预想中带来了一连串的政治效应,而摆在欧元区的需要回答的问题就是,要不要免去希腊债务?作为其竞选承诺的一部分,希腊新政府向选民承诺将寻求债务减免,以减缓因2010年作为贷款交换条件而实施的紧缩措施。

强硬的信号是由希腊财长瓦鲁法基斯发出的。1月30日,瓦鲁法基斯明确表示,希腊政府不打算与三驾马车国际债权人代表谈判,不会接受国际债权人代表对救助协议执行情况的审查,也不寻求延长将于2月底到期的救助协议期限。

这简直就是摆开了一场赖账的架式,这种信息在厌倦萧条的选民中产生了共鸣。

针对希腊欲把债务减半的想法,德国政府坚决说不。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1月31日说,希腊已获得国际债权人大幅减债,要进一步减免绝无可能。

法国经济部长也表示,不会因为新的政府上台就考虑免除希腊的债务。既然希腊在过去已经向欧元区作出了承诺,它就必须尊重各个国家。

在遭遇更为强硬的回绝后,希腊新政府总理齐普拉斯态度有所缓和,公开表示,会与国际债权人进行谈判。

勇敢者游戏

有人说,希腊和欧洲在玩一场勇敢者的游戏。但这很危险。

对于希腊来说,退出欧元区不一定合算。希腊可以退出欧元区,弃用欧元,启用弱势的德拉马克,这可能会提供解救方案,但希腊必须经历多年的苦难银行挤兑、经济联系丧失以及恶化的社会冲突。

对欧洲而言,退出欧元区的禁忌被打破,很可能将导致市场重估对其他较弱欧元区经济体的看法,以及危机在它们中间传染的风险。如果希腊退出,大幅贬值的德拉马克将使希腊不可能履行债务。

在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吉迪恩拉赫曼看来,欧洲承担不起宽恕希腊的代价,因为这造成的问题会比解决的问题更多。这将助长北欧国家极右翼和民族主义政党的势力。在南欧,极左翼和反资本主义政党将赢得民众信任,并会要求进行类似的债务勾销,以及大幅扩张社会支出。

更危险的政治后果可能会导致欧盟不再团结,因为希腊的违约将导致成员国之间的不信任。

模糊的妥协

有位分析者讲了一个段子,讲激进左翼联盟在大选获胜数周前,雅典的上流社会举办过一场的晚餐,名流们调侃,自己的房子和票子都将会被收回。

但历史的经验也告诉人们,1981年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党上台时,承诺要重新分配财富,使上层社会陷入恐慌,不过什么也没有发生。

观察人士指出,从齐普拉斯的话中,已能明显听出这个激进左翼政党正在转弯。过去,他曾语带讥讽地将德国总理称为默克尔大妈,并指责她把希腊人民引向地狱。近,他又宣称默克尔是由于信奉新教伦理,又只会墨守成规,才会如此沉迷于财政紧缩政策。

妥协是必不可少的。齐普拉斯将如何在不触怒希腊选民和党内不同派别的情况下,与三驾马车求同合作,需要表现出高超的外交手段。其实,希腊的剧本发展已经写就。

相反,只要希腊继续按现行纾困计划通过欧盟财政审查,欧洲央行将允许希腊参与量化宽松。这项重要的鼓励政策,可能促使希腊新政府与欧盟取得妥协。

也有分析称,尽管希腊整体债务规模异常庞大,但除了彻底违约以外,还是可以做一些事情的。希腊债务的利息已经被削减和延期。这种延期和假装政策可能被进一步完善以减轻更多债务负担。偿债可能被延迟,直至希腊经济恢复一定程度的可持续增长。

再加上欧洲央行激进的货币政策和油价下跌,将有助于希腊经济恢复增长。


耐高温电缆
全蝎蝮蛇丸筋骨丹
玻璃钢复合电力管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