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葫芦岛信息港 > 育儿

新興市場集體失速改革不力值得警惕

发布时间:2019-06-07 01:21:39

  新兴市场集体“失速” 改革不力值得警惕

  今年来,新兴市场似乎正遭遇大麻烦:经济增速集体下降,不少国家甚至面临资金外流、股市暴跌、本币贬值的严峻局面。新兴市场经济究竟出了什么问题?新兴市场会不会成为新一轮危机的发源地?新兴市场这轮动荡的根本原因何在?

  新興市場集體失速

  在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的全球经济复苏过程中,初呈现双速复苏格局:发达经济体慢而新兴市场快。此后逐步演化为三速复苏,即在新兴市场依然保持高增长之际,发达经济体出现分化,美国复苏加速,而欧洲和日本经济依然低迷。

  今年以来,全球经济复苏格局再度变化:在发达国家复苏加速情况下,新兴市场经济增速则普遍放缓,部分国家甚至遭遇经济增长减速和金融市场动荡的双重夹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7月9日发布报告预测,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今明两年的增速分别为5%和5.4%,均比之前预测下降了0.3个百分点。花旗、汇丰等银行机构日前也下调了对今年新兴市场的经济预测。

  作为新兴市场的代表,金砖国家除中国经济增速小幅回调外,其余四国经济增速均大幅下滑。其中,巴西经济的滑落之快令人咋舌:2010年经济增速高达7.5%,2011年骤降至2.7%,2012年更降至0.9%,今年季度经济环比增速仅0.6%。印度情况也不乐观:2012~2013财年(截至今年3月底)印度经济增速仅为5%,创下十年来新低。南非今年季度经济增速按年率计算仅0.9%,创下2008年以来新低。俄罗斯政府日前也将今年经济增速大幅下调了三分之一至2.4%,创1999年来新低。

  在经济下滑的同时,新兴经济体金融市场今年以来持续动荡。股市方面,上半年巴西、俄罗斯和中国股市熊冠全球,跌幅分别高达22.14%、16.47%和12.07%。代表全球新兴市场股市的MSCI新兴市场指数上半年下跌超过10%,而发达国家股市则上涨超过20%。汇市方面,由于资金外逃,巴西、印度、南非、土耳其等国货币对美元汇率上半年出现快速贬值。

  经济不振、通胀加剧、资金外逃等经济问题还在部分国家引发了社会动荡,进一步削弱了这些国家的投资吸引力。巴西数百万人走上街头抗议政府,南非罢工潮此起彼伏。印度因投资环境不理想,2012年外国直接投资额骤降29%。

  新兴市场基本面仍稳定

  鉴于新兴市场普遍出现经济困境和金融风险,有机构警告,新兴市场可能成为继美国次贷危机、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之后新一波金融危机的发源地。其主要论据在于:每一波危机都会为下一波危机埋下伏笔。在美国次贷危机之后,全球经济增速骤降,导致欧洲主权债务问题水落石出;而欧债危机后,发达国家集体开闸放水保增长,导致大量热钱流入新兴市场,助长资产泡沫。如今,随着发达经济体经济复苏,美国着手退出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全球资金流向发生逆转:从流入新兴市场转为流出,这可能导致新兴市场泡沫破裂,重演亚洲金融危机,从而可能引发所谓金融危机第三波。

  问题的确存在,但不宜夸大。今天的新兴市场不太可能重蹈亚洲金融危机覆辙,不太可能成为新一轮全球性危机的源头。

  首先,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国际资本在新兴市场和发达市场之间转移腾挪并不罕见:2008年下半年雷曼兄弟倒闭后,全球资金从新兴市场撤回发达市场避险;2010年势头逆转,全球资金重新杀回新兴市场寻求高收益;2011年由于日本大地震和欧债危机恶化,全球资金再次从新兴市场流出;一直持续到2012年9月美联储推出第三轮量化宽松,资金才重新流向新兴市场,该势头直到近期才再次逆转。对新兴市场来说,国际资本的进出早已不是新鲜事,应对这种风险也已是新兴市场决策者的必修课。

  其次,从经济基本面来看,虽然经济增速有所放缓,但新兴市场整体经济增速依然高于发达国家。

  再次,多数新兴经济体拥有干预市场的能力,国际社会也存在必要时干预市场的共识。德意志银行在日前一份研究报告中称,和2008年相比,除土耳其外,其他所有新兴经济体抵御外部冲击的能力都有所增强。此外,以IMF为代表的国际组织如今已修正其金融自由化态度,支持新兴市场在必要时干预市场。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虽然新兴市场一直面临着国际资本无序流动的烦恼,但多数国家经济基本面、财政状况、外汇储备、融资渠道均保持健康。此外,包括东盟10+3外汇储备库、金砖国家外汇储备库等金融防火墙的建立和壮大,均有助于应对潜在的金融风险。

  新兴市场改革不力值得警惕

  虽然新兴市场不太可能引发新一轮全球性金融危机,但近来新兴市场暴露出的问题依然值得警惕。

  近期新兴市场遭遇的种种经济和金融问题,有内外双重原因。从外因来看,由于投资者预期美联储即将退出量化宽松措施,美元资产吸引力增加,导致资本从新兴市场撤离,除了冲击金融市场外,还导致新兴市场融资成本增加,有损经济增长。不过,这种外部冲击并非值得担忧的主要问题。巴克莱集团首席执行官詹金斯在接受半月谈专访时就表示,短期的资金流动逆转不会对新兴市场构成致命打击,多造成短期冲击。

  更值得关注的是新兴市场经济减速的内部原因:结构性改革滞后、既有发展模式难以为继。例如,巴西面临投资占GDP比重过低、外部融资依赖度过大、教育质量低下、基础设施落后、贸易保护措施繁多等问题。印度经济正陷入滞胀陷阱,同时面临经常账户逆差严重、经济效率低下、市场开放不够等问题。俄罗斯经济则一直未能摆脱对资源的过度依赖。中国经济也面临减少对出口和投资的依赖、深化市场化改革、盘活理顺金融体系等一系列挑战。

  从历史经验来看,许多新兴经济体可能难以保持长期高速增长并终跻身发达国家,除非他们能够持续推进结构性改革。摩根士丹利新兴市场和全球宏观经济研究部门主管鲁奇尔夏尔马的研究显示,1950年以来的六个十年间,仅有1/3的新兴经济体可以在一个十年间保持5%或更快的经济增速,只有1/4的新兴经济体可以在两个十年内保持这一增速,只有1/10的新兴经济体可以在三个十年内保持这一增速。

  新兴市场能否长期保持高增长、能否突破中等收入陷阱、能否成功跻身发达经济体,主要取决于能否保持稳定的政治环境,能否不断推进经济结构性改革,能否不断保持教育、科技创新能力。

  金融危机后,一些发达经济体大力推进改革,而不少新兴经济体却出现结构性改革推进不力的情况。新兴经济体应当警醒:这是一个全球改革的时代,谁能率先改革,谁的改革更深入更彻底,谁就能引领下一轮全球大增长。(半月谈 金旼旼)

得了盆腔炎该怎么办
分泌物增多是怎么回事
妇科千金片多少钱一盒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