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葫芦岛信息港 > 育儿

权唐

发布时间:2019-06-21 17:52:09

第七百五十二章满城尽带黄金甲(4)八月十一,上午。有)?意)?思)?书)?院)洛阳城依旧一如往常,四门洞开,各路商贾游人往来如梭,欢声笑语萦绕在天空之中,东都繁华之城的美誉绝不是虚构出来的。孔晟一袭青衫,白马,两名护卫也着便衣,带着孔晟简单的行囊。一行数人刚刚出了城门,洛阳及河南道各级官员武将都在门口肃立相送。杨统上前拱手行礼微微苦笑道:“王爷远行进京,却只带两名护卫,这一路上旅途劳顿,身边也无人照应,实在是让学生于心不忍啊。”孔晟执意要奉旨进京,杨统等人再三阻拦不住,也只好听之任之。孔晟闻言笑了笑:“我本江南一介穷书生,如今即便官居王爵,其实也不改初心。再者,这天下之大,能伤得了我的人也不多了,带护卫多少都没有意义。”杨统心中一动,知道孔晟说得是实情。以孔晟的能为,这天下间能伤得了他的人根本没有。即便是长安明教中那种神秘的高手,在孔晟掌握了来自于凝的世界能量之后,恐怕也奈何不了孔晟了。但杨统还是心中充满了无尽的担忧。因为孔晟此去,明显会狂风暴雨而不是风平浪静,一旦孔晟出了事,洛阳和江南怎么办?孔晟身边的人、心腹的属下一干人等该怎么办?毕竟,现在的孔晟可不仅仅是孔晟一人了,他代表着一个庞大团体的群体利益和现实存亡。对此,孔晟自然心知肚明。他深吸了一口气,深深凝望着杨统,意味深长地轻轻道:“先生,记住我的话,不要轻举妄动,我自有主张!关键时刻,除了我,任何人都不要轻信!而军马调动之权,若不是我本人当面,除非有我的兵符,否则任何人都不能调动!”杨统深深点了点头:“请王爷放心,学生心中有数,定不负王爷所托!”杨统其实本来是一个没有什么野心和权力欲望的人,但他心中比谁都清楚,孔晟如今推进的平民教育打破世家垄断、废除均田令还田于民,都是造福万世的大功德,可孔晟如果失势不在,这些大功德就会被推倒化为乌有。所以,现在的杨统比任何人都不希望孔晟出事。如果真到了那个份上,哪怕是聚众起事,也在所不惜。杨统幕后已经做了一些谋划。以孔晟在军中在民间尤其是在寒门中的至高无上的威望,只要孔氏大旗招展,必然有无数人投奔效命。苏婳三女面带泪痕静静站在城门一侧,孔晟心中一叹,也没有上前再去矫情告别,这几****已经跟三女极尽缠绵相聚了。在苏婳等看来,孔晟此去就是闯刀山跨火海,一个不慎,就会危及身家性命。就在这时,城中、道路两旁、旷野上、远端的阡陌纵横处,黑压压的人群从不同的方向不同的角度涌向城门口来,鼎沸的人声和嘈乱的脚步声,李彪李虎大惊失色,立即命护军将孔晟和苏婳三女等人团团护卫其中。农人、百姓、商贾和士子,聚集在路边,将这座城门拥挤了一个水泄不通。人越来越多,孔晟看得眉头紧促起来。他即将离开洛阳赶赴长安的消息没有公开,不知道洛阳本地人是如何得知的。十几个年约十五六岁、身着农衫、赤着双腿却文质彬彬的少年人分开人群列成一排,在为首一人的带领下,向孔晟毕恭毕敬作揖行礼异口同声道:“学生拜见郑王殿下!郑王远行入京,我等特来为殿下送行!”孔晟心头一动。杨统在身后轻轻笑道:“王爷,这便是咱们洛阳大学堂的寒门学子代表,此人名叫钟诚,年方十五,自幼聪慧,有过目不忘之能,但家境贫寒,如果不是王爷创办寒门学堂,他终其一生也是没有机会读书的……”“而且,按照王爷的嘱咐,寒门学堂所出,必须在读书之余不忘农耕劳务,避免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也是让他们知道,他们虽然因为王爷恩德多了读书的机会,却不代表他们的命运已经改变,他们必须要比世家子弟付出百倍千倍的努力和勤奋……”“所以,在如今农忙之时,我们的洛阳大学堂是休学放假的,让学生在家务农。而钟诚几人,显然是听闻了王爷远行的消息,专程前来拜见送行,以表他们的感恩之心!”钟诚几个少年一脸崇敬和感恩地望着孔晟,恭谨和礼仪是发乎于心的真诚,没有半点勉强和作伪。因为如果没有孔晟,他们现在就是在农田里劳务一生的泥腿子等贱民,根本没有机会读书习文,更不要说出仕做官改变命运了。而经历了洛阳大学堂的寒门教育,他们日后通过科举出仕,不要说个人的命运,就是整个家族的命运都被彻底改变。他们内心对于孔晟的感激,可见一斑。孔晟上前去搀扶起钟诚,笑了笑:“尔等不需多礼,你们安心回去勤奋读书,将来也好谋个晋身出路。只要你们将来学有所成,能报效家国天下,孔某心里也就知足了。”少年钟诚心神激荡噗通一声跪拜在地,朗声高呼:“王爷恩德,学生等铭记不忘!他日但有所成,必为家国天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其他寒门少年也都跪拜了下去,而在少年们身后,无数的农人商贾百姓也都齐呼啦地拜倒了一地,各种欢呼声和恭祝孔晟旅途平安的声音混杂在一起,乱成了一锅粥。直到孔晟带着两名护卫悄然消失在了官道尽头,人群才渐渐散去。一道诏命将纪国、李侗和杨雪若三人召回进了长安城。但自打半月前进了长安城,纪国和杨雪若被安置在纪国原先的前公主府,至于定王李侗则被张皇后急匆匆派人接进了宫,再也不见踪迹。纪国是回到长安之后才得知父皇病重的消息,但她几次要出府进宫探视拜谒皇帝,都被东宫卫率所阻。纪国心中隐隐感觉不安,她和杨雪若居住的府邸被城防军严密看管,不允许她们随便外出并与外界交往。如今的长安防务,已经被大将军李光弼接管。李光弼接受李怀仙归降之后,就有东宫储君李豫的使者来访。经过一番再三慎重权衡,李光弼终于倒向了东宫。旋即,李光弼被任命为神策大将军、临淮郡王,执掌京畿防务,唯东宫一命是从。其实长安城已经是铁板一块了,李豫若干年的底蕴和为时大半年的经营,几乎已经清除了所有敌对东宫的政治对手,现在皇帝缠绵病榻大明宫养病不出,朝政为监国太子一人所掌,李唐宗室很多人噤若寒战闭门不出唯恐招惹是非,而满朝文武之中,大多数都是李豫的人了。通过府中采办杂役的下人,纪国隐隐知晓,现在的长安城已经不是一年前的长安城了,老皇帝驾崩,皇帝病体缠身不理朝政,大唐宗室皇亲如赵王李系者大多明哲保身,唯恐引起李豫猜忌而引火烧身,如今很多人其实都很明白,李豫登基称帝不过是一个时间问题。纪国这才意识到,自己和杨雪若被召进京城,未必是皇帝的主意,但一定是太子哥哥的意图。很显然,李豫将两女弄进京城软禁起来,目的就是为了对付远在洛阳的孔晟。纪国****焦灼不安,担心不已。但她和杨雪若被软禁府中,根本什么都做不了,唯有宁国公主在得到李豫的默许之后,经常过府探视两女,安慰纪国稍安勿躁等待事态发展。大明宫,慈安殿。张皇后神色焦虑烦躁,在殿中不断转来转去,少年李侗苦笑着:“母后,您有话就说,何必烦躁如斯?”张皇后脚步一停,柳眉紧皱:“我儿,你可知道,李豫已经假以陛下的诏命,派人去洛阳诓骗孔晟进京了!”李侗神色一变,却还是轻轻平静道:“母后,那又如何?如今太子把持朝政,封锁深宫,父皇病体如何,我等均为不知,也见不到父皇,而整个长安城都被东宫所控制,太子即便是假传诏命,也没有人敢抗拒不从。”“李豫传孔晟入京,图谋不轨。吾儿,我们应该想办法将消息传出去,派人在半路阻拦孔晟,不要让孔晟返回长安。只要孔晟不来长安,坐镇洛阳掌握重兵,以孔晟的能为,李豫必不敢轻举妄动。”张皇后轻轻道:“而吾儿要想成其大事,也唯有指望孔晟了!李光弼已经投向东宫,郭子仪为人迂腐,只有孔晟与吾儿关系不浅,还有师生之谊!”李侗神色变幻起来。其实他知道母亲张皇后说的没有错,现在能和李豫对抗的人,也就是孔晟了。他这个皇子如果还有染指皇位的想法,也就只能依靠孔晟来成其大事,否则,这皇帝宝座一旦落入李豫手里,他们这些皇子下场之惨可想而知。但……但孔晟就是那么好操控和利用的吗?李侗想起往日种种,想起孔晟种种,眼前浮现出孔晟那种超乎年纪的成熟理性面孔,忍不住轻轻一叹。“母后,即便我们派人半路拦住孔晟,即便将长安的局面悉数相告,但儿子看来,孔晟还是会来长安。”李侗轻轻叹息道。张皇后皱眉:“为何?明知来长安凶险万分,他还是要来?傻了不成?”李侗摇摇头:“因为纪国姐姐在京。以孔晟重情重义的个性,他断然不会舍弃他的女人置身于危险之中,他一定会冒险进京营救纪国姐姐的……”(本章完)

保定治牛皮癣专科哪家好
济南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双鸭山哪家医院专治牛皮癣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