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葫芦岛信息港 > 育儿

苦夜 五十四 苦战

发布时间:2019-09-25 23:59:20

苦夜 五十四 苦战

“陈素,你知道么?我老早就看你不顺眼了!”

“呵呵,柳辰,我也深有同感呢。<-.”

“那不如就让我们来揭开这场混战的序幕?”

“如你所愿!”陈素打了一个请的手势。

柳辰嘴角微微一扬,身形闪动,右拳直轰向陈素的胸膛,陈素右脚微撤半步,在地面上一蹬,整个人也如离弦之箭一般hè出。

嘡,双拳接触的瞬间,两人各自退了三四步,随后又再度撞击在一起,两人每一次接触,都是力量十足的硬碰,若单纯的比拼元力修为,陈素并不是柳辰的对手,然而木贤所传的两套技法,不但威力不俗,也对陈素的身体素质有着非常的锻炼,他的**强度已经超过同级别的人。

柳中英盯着陈素,后者不过是形气境后期的实力,竟然能与柳辰的煞魂境初期角力而不落下风,看来这个小子确实是有diǎn手段,他微微偏头,低声道:“松白长老,少爷的安危,我可就交给你了。”

柳松白自然是求之不得,只要此次成功的将陈素击杀,他便可以一雪前耻,“属下明白!”柳松白应声之后缓步转开一个角度,对着陈素与柳辰的战圈插了进去。

滕越眼见陈素与柳辰交手,期间滕罗也大概解释了陈素的用意,滕越心中暗叹,这陈素若是一名滕家子弟那该有多好,滕展虽然也不错,但此时已经完全被陈素超越。

“柳门主,我们这些老家伙,难道就在这看热闹么?”滕越整饬心神笑看柳中英,他的儿子柳辰,倒也称得上出类拔萃。

柳中英的目光又在儿子身上停留了片刻,才朗声説道:“滕大长老,此情此景,我们怎能光看热闹

苦夜  五十四 苦战

?大长老,请!”

“请!”滕越一面回应着柳中英,一面低声对滕罗説道:“战事一开,务求速战速决,拖得久了,可对我们不利。”

“明白。”滕罗应了一声,对着三合门的人群中喊道:“柳裳大长老,看来咱们也要活动一下了。”

“滕族长,请!”三合门中,一人应声而出。

凌海族与三合门的十数位煞魂境强者瞬间混战在了一起,元气波荡,让周围不少人都不自觉的退后了一些,煞魂境强者之间的战斗,对他们来説,被波及可都有受伤的危险。

陈素虽然在与柳辰战斗,但是他也时刻的注意着柳松白的动向,三合门多了一人,他之前又主动挑衅对方,此时若是依正常的思路,由两人联手将其击败,那么人数的优势便能扩大,并终将三合门导向胜利。

实际也正如陈素所想,他与柳辰交手尚不足五招,柳松白便从背后一个极端危险的角度出手偷袭,陈素此时的jing神力已经达到了中级五行师的地步,对于柳松白的所有行动,他都了然于胸,所以在柳松白出手偷袭时,陈素对着柳辰微微一笑,右拳紧握,夹带着呼呼的风声,二十道拳影在其右臂处凝成,随着陈素一拳轰出,“百怒拳”将柳辰震退,陈素回头,嘴角的微笑尚在,看向柳松白时,似乎正等着他的到来一般,柳松白之前曾经吃过陈素jing神攻击的亏,知道那攻击的速度比其身手要快许多,已然是惊弓之鸟,防备着陈素,所以当下心神一滞,出手的速度又减了一分。

在柳松白距离陈素尚有四五步时,陈素并二指在自己额头上一diǎn,吓得柳松白顿时停止了偷袭,接连向后退了十数步,在发现陈素并没有出招时,心中暗骂了一声,“臭小子,你耍我!”不过他仍然谨慎的看着陈素。

“哈哈哈……”陈素看着柳松白滑稽的举动,“柳松白,你这蹿来跳去的,是在吓唬我么?”

“哼!”柳松白也不在言语上与陈素计较,看了看在陈素身后的柳辰,他知道柳辰的用意,准备用门中至宝袭杀陈素,所以他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在柳辰准备就绪之前,彻底的吸引陈素的注意。

柳松白面容严肃,“小子,你死期不远了。”

陈素笑着拍拍手,“説得好,不过你仍然是手下败将。”

“哼!当初老夫是被你用jiān计所骗,措手不及才有此失误,今天我就要一雪前耻。”柳松白説完,屈指成爪,十个指尖闪烁着淡紫è的光芒,一看之下便摄魂夺魄。柳松白双爪舞动,一瞬间紫è的光华便笼罩了陈素周身,此次他二度与陈素对战,已经十分谨慎,时刻的保持着躲避陈素jing神攻击的架势。

对于柳松白的攻击,陈素单凭内元修为已经颇难应付,不过此时他还不想过早的动用jing神力,因为柳辰自从退出战圈之后,一直在旁观,这也引起了陈素的怀疑,如果他们二人一同出手的话,岂不是胜算更大?

柳松白又是一爪逼向陈素的胸口,陈素双拳轰出,一记对碰,被震的退后了十几步,后退之时,陈素仍是不忘看向柳辰的方向。

“臭小子,此时你还要旁顾?接下来老夫就要你的命,看你以后还怎么耍嘴?”柳松白説着,双爪一分,一只紫è的鬼爪在他面前闪现,那鬼爪剧烈的抖动着,发出“咝咝”的声响。

对于柳松白的这一杀招,陈素丝毫不敢大意,右手一挥,鸣霜剑出现在手中,从那鬼爪一出现,他便感觉到了淡淡的危险。鸣霜剑随着陈素的右臂划过一个圆润的弧度,随后陈素抬起左手,双手在头dǐng上握住剑柄,心中低喝了一句“焚龙剑”,一道火红的剑影也在陈素的头dǐng上形成,剑影微微震动,伴随着阵阵龙吟,这一记“焚龙剑”有了鸣霜剑的加成,与当初陈素只是举手为剑有了巨大的区别,其威力也远不相同。

“哼!”柳松白凶狠的看着那道剑影,当初他便是在失去意识的瞬间被这一招所伤!“死!”柳松白一声大喝,随着他手指所diǎn,那鬼爪闪电般抓向陈素。

“疾!”鸣霜剑落下,火红的剑影毫不畏惧的迎向鬼爪。

“叮叮叮叮”,剑影刺在鬼爪的掌心,二者互不相让,进入了胶着的状态。

柳辰在一旁,一直等待着机会,他要有完全的把握,才可出手取陈素的ing命,务求一击必中。而此时陈素与柳松白的对战,虽然看着凶险,但是二人明显都有所顾忌,未尽全力。“松白长老,我来帮你!”柳辰大喝一声,从陈素背后出手。

“啊!”乌戈一直在关注着兄弟陈素的战斗,他与柳松白的对招,已经看的乌戈心惊胆颤,如今柳辰又上前帮手,更让他倒吸了一口冷气,担心不已。乌戈小步挪到乌剑峰身后,低声説道:“族长,我们不去帮忙么?”

乌剑峰自鼻孔中“哼”了一声,没好气的説道:“怎么帮?你没见对方足有不下百人,我们一旦动手,他们岂能闲着?”

乌戈看看四周,自己这边确实显得单薄了些,忽然他想起了滕展,“族长,滕长老他不也是凌海族的人么?”

乌剑峰眉头一皱,略有不悦,便转身对着滕展説道:“滕长老,你看此事,该如何是好?”

滕展微微躬身,“滕展是铁漠族的长老,自然要听族长的吩咐。”

乌剑峰回过头,“既然是铁漠族的长老,如今又是凌海族与三合门的对战,我们还是不要插手的好,免得让旁人説些闲话。”

“哎。”乌戈叹了一口气,退回身去,看来他是无法説动乌剑峰,那么其他宗族,就更别提了,以免真的引起更大范围的战争。乌戈虽然从乌剑峰身边退开,但是对陈素的关心,却促使他慢慢的接近兄弟的战圈。

柳辰出手偷袭,陈素也早有准备,一面与柳松白僵持着,同时鸣霜剑反手一挥,一道刚猛的银白剑气横扫而出。

啪!柳辰一掌拍碎迎面而来的剑气,乘势追击,拍向陈素的左肩,陈素剑锋斜挑,柳辰正拍在鸣霜剑剑身之上,陈素双眉一凝,一道细如发丝的黑线自其额头hè出。柳辰也一直在防备着陈素的jing神攻击,早就做好了后撤的准备,此时身形向后一跃,刚好勉强的避过了这一记攻势。

柳辰再退,陈素回身,鸣霜剑连挥,“焚龙剑”与柳松白的鬼爪才缓缓的同时消于无形。柳辰二人的修为都胜于他,若是不用jing神力,肯定难以取胜。

“臭小子,接招!”柳松白向着柳辰使了一个眼è,二人同时攻向陈素,前后夹击,拳风剑影散落,元气四逸,三四十招后,陈素慢慢的应接不暇,开始落入下风。

“喝!”陈素左手一记“百怒拳”轰向左侧的柳辰,柳辰推掌相迎,二人各自退了数步,紧接着柳松白一爪抓在鸣霜剑上,激起阵阵嗡鸣,随即柳松白一阵猛攻,逼得陈素又退了十数步。

“小子,你的本事呢?刚刚可是嘴硬的很呢!”柳松白一阵嘲讽,双掌舞动,“今天就让你见diǎn真功夫,紫幽罗煞掌!”伴随着柳松白的喝声,一道深紫è的掌影出现,掌影足有丈许大小,刚一出现便直接拍向陈素。

这道掌影,比起先前的紫è鬼爪,明显的又强上了两分。

陈素心中犹豫,敌人众多,他并不想过早的使用jing神力,但是对于柳松白此时的攻势,若只是动用元气的话,却又显得有些勉强。

正在陈素拿不定主意的时候,却听见有人在一旁大喊,“兄弟,当心!”

陈素一转头,却发现柳辰此时正在远处笑吟吟的看着他,手中握着一个陀螺相似的黑铁疙瘩。

“伏魔雷锥!”随着柳辰唇齿开阖,那黑陀螺飞速的旋转起来。

太原治性病好的医院
山西整形美容
山西整形美容费用
山西整形美容手术
山西整形美容手术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